? 9名非京籍中考生状告北京教育考试院终审败诉(图)- 太原新闻网

欧宝体育

太原市綜合門戶網站,山西省重點新聞網站
投稿郵箱:tougao@hsz518.com
太原新聞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太原新聞網> 教育> 教育資訊>正文內容
  • 9名非京籍中考生狀告北京教育考試院終審敗訴(圖)
  • 2014年09月20日來源:中國新聞網

提要:因戶口不在北京,9名初三學生無法在北京報考普通高中,他們委托父母向北京海淀區法院對北京教育考試院提起行政訴訟,7月,海淀區法院一審判他們敗訴。9人不服提起上訴。昨天,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開庭宣判,判決維持一審判決。也就是說,9名原告都無法實現在京讀普通高中的愿望。

庭審結束后,原告家長合影。

結果二審法院判9名“非京籍”學生敗訴

今年5月,包括河南信陽籍農民工謝國良的兒子在內,9名“非京籍”初三學生以被告違反《教育法》規定的“受教育者在入學、升學、就業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權利”等規定為由,將北京教育考試院告上法庭,請求法院撤銷其限制原告在京報名參加普通高中招生考試的具體行政行為。

6月10日,該案曾在北京海淀區法院開庭審理。7月11日,此案一審宣判,駁回原告訴訟請求。隨后,原告上訴。

在二審判決書中,法院認為,根據教育法,地方政府、縣級以上各級人民政府教育行政等部門可以根據本地實際情況,對其行政轄區內的中等及中等以下教育工作進行管理。本案中,北京教育考試院按照北京市相關文件規定,認定“非京籍”原告可報考的學校類別中,不包含普通高中的報名資格審核行為,并無不當。這個解釋與一審判決的內容一致。

說法敗訴的根源是教育資源配置不均衡

此案從遞交訴狀開始,大河報便跟蹤報道,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昨天,終審敗訴的消息傳來,多位關注此案進程的教育學者,第一時間通過本報談了看法。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敗訴的結果離不開北京“嚴控人口規模”的大背景,受教育權的戶籍地之爭背后,根源還是教育資源配置的不均衡。在流入地嚴控的情況下,國家需要大力推動教育均衡。

知名教育學者、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這個結果與觸動高考的地方利益有關系,背后是高考按戶籍報名制度的存在,這必然注定異地中高考改革很艱難。

他對大河報記者說,北京市解釋的“由戶籍地來保障教育權”,與當前人口流動的大背景是相悖的。但根據當下現實,要保證公平的受教育權,仍需依賴深層次的制度改革,如果這種制度改革不跟上,行政命令、規章還會在很長時間起到限制公民平等受教育權的作用。

熊丙奇認為,政府需要從流入地和流出地兩方面做文章,國家需要從整體上加強薄弱地區教育資源的投入,不改變流出地教育薄弱的現狀,只靠流入地的限制是非常尷尬的局面,“只有流出地提高資源水平,流入地加大開放力度,形成自由流動才是一個和諧的態勢”。

建議關注回原籍孩子心理變化

開庭前,20多位“非京籍”學生家長趕到現場準備旁聽,因為判決結果將影響到明年他們孩子中考后的去向。遺憾的是,他們被告知,旁聽席位被坐滿,無法入內。

庭審結束,多位家長眼睛濕潤,他們相互擁抱,表達這次訴訟一路走來的艱辛。“如果以后我的孩子問起我,當年為何在北京從幼兒園上到初中,突然不能接著讀高中時,我會告訴他,我盡力了。”一位河北籍原告家長說,她的孩子已經回到原籍地讀書。

事實上,今年,北京市中考報名確認考生人數8。9萬,其中“非京籍”考生2萬人,這意味著,每五名考生中就有一名為“非京籍”,他們中除少數在京讀中職外,大部分選擇返回原籍地讀高中,不少還會成為“留守”學生。

對返回戶籍地讀高中的孩子,儲朝暉說,不能在京讀高中的經歷會在孩子心中留下印記,影響其對社會公平的認知,孩子的心理變化需要關注。而據熊丙奇了解,返回戶籍地的學生不少會成為新“留守”孩子,還有一些因為不適應新環境而早早輟學,對孩子成長并不利。

他希望,教育部門及家長,一定要關注這些孩子的情況,引導和幫助他們適應環境,盡量減少環境落差帶來的心理及生活影響。

追問敗訴了,他們去哪讀書?

據了解,這9位原告學生的去向已塵埃落定:3位返回戶籍地讀高中,1位通過天津藍印戶口入讀高中,1位在與北京接壤的河北香河縣的高中借讀,4位付出高昂學費在京讀國際班。

●到河北香河縣高中借讀

在京務工20多年河南信陽籍的謝國良,上個月接到河北香河縣高中愿意接收兒子的通知。8月22日,他的兒子坐兩個多小時車到河北,開始高中生活。由于那所高中有近千名家在北京的非京籍學生,中秋節兒子放假回家,排了兩個小時隊才擠上去北京的公交。

●回戶籍地高中讀書

一審敗訴后,只剩下回戶籍地大連讀高中的路,在北京開公司的堯堯(化名)既要照顧患癌癥的愛人,還要為女兒找學校奔波。8月份,堯堯奔波于大連、北京之間,有時一周要往返4次,而大連教育局更是跑了幾十趟,光材料就遞了近50種。

作為人大附中尖子生,堯堯女兒的北京中考成績為523分,這個成績能進入大連前三名的高中。但當地教育部門直言,轉入的學生不管成績多好,只能選擇其他學校。筋疲力盡中,9月10日,堯堯的愛人去世,一周后,大連八中的接收通知送到。

堯堯不忍心讓女兒一個人待在大連,放下公司事情也留下陪著,只是這幾天女兒幾乎都不說話,“她的朋友都在北京”。

●每年花8萬元高價讀國際班

原告中,有一位家長被稱為“朵媽”,她在老家山東德州只有戶籍,既沒親人,也沒房子。無奈之下,她咬牙決定不讓孩子回去孤獨“留守”,而是在京讀國際班。這是一條“沒有回頭”的路,沒有學籍以后上大學只能出國,高中階段學費一年就要8萬元,未來將又是一筆不小的費用。

由于家境一般,兒子常擔心讀到中途供不下去,對將來很不確定。前幾天,朵媽悄悄賣掉了在北京好不容易買下的房子,重新租房住。(大河報特派記者 張叢博 文圖)

 


責任編輯:桂鑫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欧宝体育 斗地主达人 体育赛事 足彩胜负14场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