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如何剩者为王?新三板钢铁电商疑靠数据造假圈钱- 太原新闻网

欧宝体育

太原市綜合門戶網站,山西省重點新聞網站
投稿郵箱:tougao@hsz518.com
太原新聞網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太原新聞網> 金融>正文內容
  • 互聯網如何剩者為王?新三板鋼鐵電商疑靠數據造假圈錢
  • 2015年08月17日來源:中國網

提要:中國的資本賬戶雖然尚未開放,但也不可能擋住國際熱錢的進出,隨著中國金融改革深入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進展,資本的進出正逐漸變得容易。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制定者想要同時控制匯率并實行獨立的國內貨幣政策正在變得越來越難。實際上,一國的外匯儲備總量再巨大,與規模龐大的國際游資相比也是力量薄弱的,一旦中央銀行耗盡外匯儲備仍無力扭轉國際投資者的貶值預期,則其在外匯市場上將無法繼續托市,固定匯率制也將徹底崩潰。

8月11日上午,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完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但即期匯率圍繞中間價上下2%的浮動區間并未改變。受此影響,當日中間價報于6.2298元/美元,較上一交易日漲1.86%,創2005年實行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以來最大單日跌幅。12日,人們幣對美元中間價再漲1.62%,13日仍漲1.11%,收報6.4010元/美元。這意味著人民幣三天貶值接近5%,而該中間價大致等于2011年8月份的報價,也就是說人民幣貶值三天回到了四年前。

蒙代爾的三元悖論早就指出,一國的貨幣政策有三種目標:貨幣政策的獨立,匯率的穩定,資本的完全流動。 然而這三者一國只能三選其二,而不可能三者兼得。

中國的資本賬戶雖然尚未開放,但也不可能擋住國際熱錢的進出,隨著中國金融改革深入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進展,資本的進出正逐漸變得容易。這意味著貨幣政策制定者想要同時控制匯率并實行獨立的國內貨幣政策正在變得越來越難。實際上,一國的外匯儲備總量再巨大,與規模龐大的國際游資相比也是力量薄弱的,一旦中央銀行耗盡外匯儲備仍無力扭轉國際投資者的貶值預期,則其在外匯市場上將無法繼續托市,固定匯率制也將徹底崩潰。

因此,一國即使放棄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在巨大的國際游資壓力下,往往也很難保證固定匯率制度能夠得以繼續。

既然各國貨幣競爭的目標是國內政策獨立和爭取國際資本的支持,那么貨幣當局選擇靈活的匯率政策就是上策。各國競相選擇“靈活”的匯率政策難免引發國際資本的聞風而動。逐利的國際資本會從競爭力弱的地區退出而進入競爭力強的地區和產業。

有研究發現,國際資本目前有流出中國的跡象,包括華人投資大佬李嘉誠都選擇撤出內地房地產業而進入歐洲。這些資本的流出則說明了中國實體產業的競爭力正在下降。

究其原因,我們的實體產業虛弱恐怕是導致出口下滑、資本退出和匯率貶值的主要原因。

中國實體產業為什么會變得虛弱,近期中美企業巨頭的投資動作或許能讀出些差異來。

美國互聯網巨頭谷歌重組,原先的谷歌將瘦身成為上市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目的是讓整個公司更加重視潛力更大的創新業務。谷歌不僅沒有迎合資本謀短期利益而放棄創新研究的步伐,反而準備把谷歌打造成為一個科技巨頭公司,旗下將擁有不同子公司和風險投資業務。與此同時,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283億元入股蘇寧云商,百度200億元砸錢糯米布局O2O。兩相對比,差距立現。美國巨頭投資的是科技,我們布局的是渠道;美國巨頭著眼的未來,我們關注的是現金;美國巨頭計劃創造需求,我們準備壟斷市場。

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直言,百度糯米所處的市場并不是一個新市場,今天的O2O是一個沒有技術含量的市場。然而他依然選擇了重金投資。

大企業沒有著眼于技術進步和創新,小公司一樣也沉溺于紅海中搏殺。

近日,上海鋼聯發布公告稱,控股子公司上海鋼銀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鋼銀”)擬申請掛牌新三板。國海證券對此點評:子公司分拆掛牌新三板,對上海鋼聯最大的利好就是獲得融資和激勵。

實際上,早在2014年9月5日上海鋼聯就發布過定向增發預案,當時擬募集6億元,其中4.5億元投資于上海鋼銀平臺的區域中心建設。上海鋼聯股價因此持續大漲。與此同時,上海鋼銀的平臺交易量造假也被曝光。

上海鋼銀的其他競爭對手如鋼鋼網、中鋼網也都被媒體發現存在交易數據造假的嫌疑。這些經過數據包裝的所謂的O2O實質恐怕更多的是線下交易,對產業鏈優化毫無意義,所獲得的只是電商將線下數據轉為線上,吸引投資者進而圈錢罷了。其包裝數據目的也無非是抬高估值,做個資本交易而已。近期不少O2O公司遭遇困境就是一個明例:失去了后續資本的持續進入,有些所謂的“互聯網+”恐怕只是一場騙局。

事實上,真正的“互聯網+”雖然不能算是技術創新,但其會消除中間環節,直達終端用戶,幫助企業節省流通成本增效;同時,用戶需求反向指導企業再生產。不過這樣的服務創新顯然不可能在一個小行業“養活”多家企業,君不見大的互聯網企業也不過就存活下來那么幾家公司而已。這樣看來也就明白他們競相包裝交易數據的目的:誰說服了資本,贏得了資本,誰就是剩者為王。

綜上,我們不難發現不少國內企業的困境所在:大企業謀求控制渠道,小公司通過“互聯網+”擊鼓傳花。但對技術進步和創新卻幾乎沒有人愿意涉足。

如果說個別企業無意創新,問題在于企業,但如果多數企業都沉溺于惡性競爭,那一定是我們的營商環境有問題。至少說明我們在鼓勵企業創新方面出了問題:我們利用財稅政策鼓勵企業創新效果究竟如何?我們的專利保護制度是不是能執行到位?有利于企業自主創新的制度還有哪些需要查缺補漏?

 



責任編輯:陳亞欣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申博体育 体育赛事 胜游亚洲 格鲁竞技 bbin体育